??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众六含网精选资料区 >

专访 《物外》杂志:气候变暖“冬天”会消失吗?

发布日期:2020-02-26 01:08   来源:未知   阅读:

  气候正在变暖,寒冷的天气正在变得比我们想象中更短暂,如果冬季即将消失,该怎么办?自然与荒野又意味着什么?从恐惧到征服,从敬畏到保护,对于整个《物外》编辑团队来说,吸引他们的从来不仅仅是一段段旅程。

  即使是见惯了大雪模样的北方人,也会在每年的冬季,盼望着初雪的来临。堆雪人、打雪仗、晒雪景,到故宫看雪,去颐和园滑冰,回家路上买一个烤红薯暖手,等不烫嘴了再咬上一口,甜到心里。

  距离北京的初雪,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除非到更远的北方,那里的漫山冰雪,给了我们更多与大自然亲近的机会。

  今年冬天上市的《物外03:赶在冰雪消失前》,讲述的就是探索寒冬的各种可能性。《物外》系列是英国杂志《Another Escape》的中文版,它的创办者,瑞秋·玛丽亚·泰勒(Rachel Maria Taylor)和乔迪·唐顿(Jody Daunton)发现,在孩子们越来越依赖技术的今天,下一代对自然世界的欣赏能力正在衰退。

  气候正在变暖,寒冷的天气正在变得比我们想象中更短暂,如果冬季即将消失,该怎么办?自然与荒野又意味着什么?从恐惧到征服,从敬畏到保护,对于整个《物外》编辑团队来说,吸引他们的从来不仅仅是一段段旅程。

  瑞典姑娘马德琳:瑞典四季分明,户外活动也多种多样。冬天,我喜欢越野滑冰(Nordic skate)。滑了几年以后,我开始不喜欢加工过的轨道,更愿意追寻那种自由感。我家在瑞典小城韦斯特罗斯,附近有很多美丽的冰冻湖泊。到处寻找完美的冰场很刺激,准备充足、计划得当的话,你很快就会上瘾。

  最后一周,我们迎来了本次旅程的高光时刻。来自加拿大北极区的空气吹来,凉爽、澄明的天气终于取代了无尽的雾气和降雪。

  在距露营地15分钟的地方,我发现前方大约一公里的冰川上似乎有一些新鲜足迹。能从这么远的地方看到,意味着它很大;只有麝牛、北极熊或人类能够留下这样的痕迹。就在即将得出结论时,我发现了熊。它体形巨大,是一个庞大而笨重的家伙,更像是一块移动的巨石而非动物。

  帆船运动员迈克尔·沃尔特能感知到气候的变化对环境带来的直接影响。据他观察,塑料污染比气候变化更具有可视性,因此更容易取得用以宣传的素材。大多数情况下,气候变化的表现是微妙的,渗透在自然过程的方方面面。2018年5月,他和电影制作人来到格陵兰,亲眼见证了“冰雪消失”……

  滑冰、攀冰、冬日徒步、高山滑雪、极地潜水、冷水冲浪、冰雕艺术……从越野滑冰者、雪鞋匠、气候监测员、野生动物保护者,到冰川艺术家,这一切都有赖于冬日和冰雪给予我们的馈赠——显然,它们为人们提供了无数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冬季户外生活方式,交织着对生活的思考、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知。在《物外3》出版之际,我们采访了其英国版创始人,瑞秋和乔迪,和他们聊了聊冬季户外生活哲学,气候危机,和环保议题。

  2012年,瑞秋和乔迪一起创办了《物外》杂志,希望通过美好的方式、真实的故事来激励人们的生活,激发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正如他们所说,希望可以通过《物外》,让人们更多地去思考生活方式、环境管理以及日常生活中的成就感。“成就感”这个词语经常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内,但在既往的认知中,它似乎与日常生活格格不入——毕竟,我们习惯于将生活和“平淡”“普通”“庸常”又或者“刺激”“忙碌”“疲惫”等联系在一起。但瑞秋和乔迪认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其实是我们与自然的脱离——而这会影响我们的健康、幸福和发展。

  必须得承认的是,大自然在四季中的更迭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变化。从恐惧到征服,从敬畏到保护,瑞秋和乔迪发现,吸引人们的绝不仅仅是一段段旅程,更是蕴含在旅行背后的动机、旅行者的经历和那些振奋人心的故事,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正在以一种极为深刻的方式,影响着我们,塑造我们的价值观,“共同的渴望将我们聚集在一起——渴望亲近自然,渴望置身于外界,渴望拥有一种与自然系统和谐共处的生活。”

  。身为主编的瑞秋毕业于英国伯恩茅斯艺术大学插画专业,她既是插画家,也是作家。瑞秋喜欢旅行、美食,关注生态永续性,而且,与画画相比,她更喜欢讲故事。创意总监乔迪毕业于布莱顿大学摄影专业,擅长纪实摄影,长期关注艺术领域。

  Another Escape创始人:我们认为,人类应该拥抱所有类型的自然环境,而且要以一种经过深思熟虑,且尊重自然的方式,这极为重要,我们应该确保能够为子孙后代和地球上的其他物种保护地球上的美丽景观。而且,我们需要适当地逃离快节奏的现代世界,远离手机和电脑屏幕,放慢脚步,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Another Escape创始人:现代生活完全是消费性的,我们很容易被这些人造的系统和生活方式所束缚,显然,这样实际上会损害我们的幸福。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一点,当我们在户外的时候,我们感觉很好——我们对自己、对与他人的关系以及周围的世界都感觉很好。在我们看来,保持健康的工作和生活平衡,为自己抽出时间来在大自然中生活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它可以促使我们成为世界的守护者,让我们的视角转向更加积极的方向。毕竟,是否可以拥有高质量的生活方式,取决于我们的视角。

  新京报:《赶在冰雪消失前》的开篇,提到了冰雪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你认为冬天真的会消失吗?

  Another Escape创始人:按照目前的发展轨道来说,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冰雪的融化会触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种回路一旦出现,很难停止。更为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实际上已经发生了,但世界上大多数政府和政策制定者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新京报:你们是环保主义者吗?如何看待瑞典环境活动家格雷塔·桑伯格的呼吁?

  Another Escape创始人:是的,我们认为自己是环保主义者,而且我们认为,考虑到我们所面临的形势,每个人都应该这样(成为环保主义者)。格雷塔·桑伯格和全球年轻环保主义者运动应该给我们大家一个启发,现在,公众对“气候变化”的讨论已经转向了“气候危机”和“气候崩溃”,这对于激励群众是非常重要的。

  新京报:书中也有打猎和猎人的内容,甚至有一些动物保护者认为这令他们感到不舒服。我们应该如何对待野生动物?又应该如何看待猎人?

  Another Escape创始人:我们应该尊重自然。从根本上说,生命是一个生与死的循环,一个物种的食物,可能意味着另一个物种的死亡。与其他生物相比,人类对于生物的死亡有相当大的控制力。对很多人来说,狩猎是可怕的行为,因为这意味着对生命的不尊重,也看上去不怎么善良。许多猎人会通过这种直接参与式的生死循环,来证明自己和自然界之间的联系。他们会争辩说,比起工业化或者农业化获取肉类的方式,这是一种更加可持续性的,也更加自然地获取肉类的方式。

  相反的论调是,狩猎破坏了原本捕食者和食草动物之间的竞争关系,进而对当地环境产生了负面影响。这是一场非常复杂的辩论,其中有着许多因素。我们的建议是,在做出自己的判断之前,仔细思考这件事本身。那些对狩猎感到不安的动物保护者,也需要思考工业化或者农业化产业是否存在虐待动物的行为。当然,就个人而言,我们赞成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更多地食用那些本地出产的蔬菜,因为这在我们看来,是最具有可持续性,且符合道德的饮食方式。

  Another Escape创始人:下一期的主题是“归属”,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地球上整个生命网络中地一部分。但今天的我们,正在面临一场归属危机——地球是我们的家,但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感觉到自己正在与我们原本生物群落间的脱节。我们正在探索如何更好地呈现这一期的主题:希望可以继续激励读者拥抱未来。

六会彩精选资料区 |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 大众六含网精选资料区 | 二四六118精选资料图库 |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