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众六含网精选资料区 >

怀才不遇诗句_描写怀才不遇的50首古诗

发布日期:2020-01-09 10:39   来源:未知   阅读:

  大江东去, 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 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 惊涛拍岸, 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 小乔初嫁了, 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 谈笑间, 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 多情应笑我, 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 一尊还酹江月。

  金樽清酒斗十千, 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 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 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自余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其隟也,则施施而行,漫漫而游。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意有所极,梦亦同趣。觉而起,起而归;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华西亭,望西山,始指异之。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穷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攒蹙累积,莫得遁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培塿为类。悠悠乎与颢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故为之文以志。是岁,元和四年也。

  忆对中秋丹桂丛, 花也杯中, 月也杯中。 今宵楼上一尊同, 云湿纱窗, 雨湿纱窗。 (月也杯中 一作:月在杯中) 浑欲乘风问化工, 路也难通, 信也难通。 满堂唯有烛花红, 歌且从容, 杯且从容。

  醉里且贪欢笑, 要愁那得工夫。 近来始觉古人书, 信著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 问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动要来扶, 以手推松曰去。

  北楼西望满晴空, 积水连山胜画中。 湍上急流声若箭, 城头残月势如弓。 垂竿已羡磻溪老, 体道犹思塞上翁。 为问边庭更何事, 至今羌笛怨无穷。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览 通:揽;明月 一作:日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销愁 一作 消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

  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 邀人傅香粉,不自著罗衣。 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 当时浣纱伴,莫得同车归。 持谢邻家子,效颦安可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 谁能春独愁,对此径须饮。 穷通与修短,造化夙所禀。 一樽齐死生,万事固难审。 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 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 穷愁千万端,美酒三百杯。 愁多酒虽少,酒倾愁不来。 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开。 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 当代不乐饮,虚名安用哉。 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 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不向长安路上行。 却教山寺厌逢迎。 味无味处求吾乐, 材不材间过此生。 宁作我, 岂其卿。 人间走遍却归耕。 一松一竹真朋友, 山鸟山花好弟兄。

  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览斯宇之所处兮,实显敞而寡仇。挟清漳之通浦兮, 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邱。华实蔽野,黍稷盈 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纷浊而迁逝兮,漫逾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 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 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 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 惟日月之逾迈兮,俟河清其未极。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骋力。惧匏瓜之徒悬兮, 畏井渫之莫食。步栖迟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将匿。风萧瑟而并兴兮,天惨惨而无色。兽狂顾 以求群兮,鸟相鸣而举翼,原野阒其无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凄怆以感发兮,意忉怛而惨恻。循阶除而下降兮,气交愤于胸臆。夜参半而不寐兮,怅盘桓以反侧。

  句吴亭东千里秋, 放歌曾作昔年游。 青苔寺里无马迹, 绿水桥边多酒楼。 大抵南朝皆旷达, 可怜东晋最风流。 月明更想桓伊在, 一笛闻吹出塞愁。 谢眺诗中佳丽地, 夫差传里水犀军。 城高铁瓮横强弩, 柳暗朱楼多梦云。 画角爱飘江北去, 钓歌长向月中闻。 扬州尘土试回首, 不惜千金借与君。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钓鱼台, 十年不上野鸥猜。 白云来往青山在, 对酒开怀。 欠伊周济世才, 犯刘阮贪杯戒, 还李杜吟诗债。 酸斋笑我, 我笑酸斋。 晚归来, 西湖山上野猿哀。 二十年多少风流怪, 花落花开。 望云霄拜将台。 袖星斗安邦策, 破烟月迷魂寨。 酸斋笑我, 我笑酸斋。

  湖海倦游客, 江汉有归舟。 西风千里, 送我今夜岳阳楼。 日落君山云气, 春到沅湘草木, 远思渺难收。 徒倚栏干久, 缺月挂帘钩。 雄三楚, 吞七泽, 隘九州。 人间好处, 何处更似此楼头? 欲吊沉累无所, 但有渔儿樵子, 哀此写离忧。 回首叫虞舜, 杜若满芳洲。

  谁伴明窗独坐。和我影儿两个。灯烬欲眠时,影也把人抛躲。无那。无那。好个恓惶的我。

  杏花春雨映溪堂,不异当年碎锦坊。重碧破除千万事,硬黄临写十三行。枌榆夹道阴连屋,鱼鸟亲人水满塘。觅句有时成久立,草茵藉坐槿篱傍。

  闻挈囊衣指故林,上堂长跪涕沾襟。肯将断雁相望影,来慰惊波未定心。客路山川方积雪,吾庐桃李久成阴。归鞍底用匆匆发,更促杯盘语夜深。

  璇室群酣夜,璜溪独钓时。 浮云看富贵,流水淡须眉。 偶应非熊兆,尊为帝者师。 轩裳如固有,千载起人思。

  三十六离宫,楼台与天通。 阁道步行月,美人愁烟空。 恩疏宠不及,桃李伤春风。 淫乐意何极,金舆向回中。 万乘出黄道,千骑扬彩虹。 前军细柳北,后骑甘泉东。 岂问渭川老,宁邀襄野童? 秋暮瑶池宴,归来乐未穷。

  诗家为政别, 清苦日闻新。 乱后无荒地, 归来尽远人。 宽容民赋税, 憔悴吏精神。 何必河阳县, 空传桃李春。

  金樽清酒斗十千, 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 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大道如青天, 我独不得出。 羞逐长安社中儿, 赤鸡白雉赌梨栗。 弹剑作歌奏苦声, 曳裾王门不称情。 淮阴市井笑韩信, 汉朝公卿忌贾生。 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 拥篲折节无嫌猜。 剧辛乐毅感恩分, 输肝剖胆效英才。 昭王白骨萦蔓草, 谁人更扫黄金台? 行路难, 归去来! 有耳莫洗颍川水, 有口莫食首阳蕨。 含光混世贵无名, 何用孤高比云月? 吾观自古贤达人, 功成不退皆殒身。 子胥既弃吴江上, 屈原终投湘水滨。 陆机雄才岂自保? 李斯税驾苦不早。 华亭鹤唳讵可闻? 上蔡苍鹰何足道? 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 秋风忽忆江东行。 且乐生前一杯酒, 何须身后千载名?

  我行滞宛许,日夕望京豫。 旷野莽茫茫,乡山在何处。 孤烟村际起,归雁天边去。 积雪覆平皋,饥鹰捉寒兔。 少年弄文墨,属意在章句。 十上耻还家,裴回守归路。

  湖海倦游客,江汉有归舟。西风千里,送我今夜岳阳楼。日落君山云气,春到沅湘草木,远思渺难收。徒倚栏干久,缺月挂帘钩。雄三楚,吞七泽,隘九州。人间好处,何处更似此楼头?欲吊沉累无所,但有渔儿樵子,哀此写离忧。回首叫虞舜,杜若满芳洲。

  庚戌十一月,予自广陵归,与陈子灿同舟。子灿年二十八,好武事,予授以左氏兵谋兵法,因问:“数游南北,逢异人乎?”子灿为述大铁椎,作《大铁椎传》。大铁椎,不知何许人,北平陈子灿省兄河南,与遇宋将军家。宋,怀庆青华镇人,工技击,七省好事者皆来学,人以其雄健,呼宋将军云。宋弟子高信之,亦怀庆人,多力善射,长子灿七岁,少同学,故尝与过宋将军。时座上有健啖客,貌甚寝,右胁夹大铁椎,重四五十斤,饮食拱揖不暂去。柄铁折叠环复,如锁上练,引之长丈许。与人罕言语,语类楚声。扣其乡及姓字,皆不答。既同寝,夜半,客曰:“吾去矣!”言讫不见。子灿见窗户皆闭,惊问信之。信之曰:“客初至,不冠不袜,以蓝手巾裹头,足缠白布,大铁椎外,一物无所持,而腰多白金。吾与将军俱不敢问也。”子灿寐而醒,客则鼾睡炕上矣。一日,辞宋将军曰:“吾始闻汝名,以为豪,然皆不足用。吾去矣!”将军强留之,乃曰:“吾数击杀响马贼,夺其物,故仇我。久居,祸且及汝。今夜半,方期我决斗某所。”宋将军欣然曰:“吾骑马挟矢以助战。”客曰:“止!贼能且众,吾欲护汝,则不快吾意。”宋将军故自负,且欲观客所为,力请客。客不得已,与偕行。将至斗处,送将军登空堡上,曰:“但观之,慎弗声,令贼知也。” 时鸡鸣月落,星光照旷野,百步见人。客驰下,吹觱篥数声。顷之,贼二十余骑四面集,步行负弓矢从者百许人。一贼提刀突奔客,客大呼挥椎,贼应声落马,马首裂。众贼环而进,客奋椎左右击,人马仆地,杀三十许人。宋将军屏息观之,股栗欲堕。忽闻客大呼曰:“吾去矣。”尘滚滚东向驰去。后遂不复至。魏禧论曰:子房得力士,椎秦皇帝博浪沙中。大铁椎其人欤?天生异人,必有所用之。予读陈同甫《中兴遗传》,豪俊、侠烈、魁奇之士,泯泯然不见功名于世者,又何多也!岂天之生才不必为人用欤?抑用之自有时欤?子灿遇大铁椎为壬寅岁,视其貌当年三十,然大铁椎今年四十耳。子灿又尝见其写市物帖子,甚工楷书也。

  烟树寒林半有无, 野人行李更萧疏。 堠长堠短逢官马, 山北山南闻鹧鸪。 万里关河成传舍, 五更风雨忆呼卢。 寂寥一点寒灯在, 酒熟邻家许夜沽。

  粉痕销,芳信断,好梦又无据。病酒无聊,欹枕听春雨。断肠曲曲屏山,温温沉水,都是旧、看承人处。久离阻。应念一点芳心,闲愁知几许。偷照菱花,清瘦自羞觑。可堪梅子酸时,杨花飞絮,乱莺闹、催将春去。

  老竹平分当建瓴, 小楼从此擅高名。 地连云堞登临委, 栏俯晴江梦寐清。 一记自能追正始, 三閒谁与续咸平。 涛音日日烟中落, 依约焚香读易声。

  余少时过里肆中,见北杂剧有《四声猿》,意气豪达,与近时书生所演传奇绝异,题曰“天池生”,疑为元人作。后适越,见人家单幅上有署“田水月”者,强心铁骨,与夫一种磊块不平之气,字画之中,宛宛可见。意甚骇之,而不知田水月为何人。一夕,坐陶编修楼,随意抽架上书,得《阙编》诗一帙。恶楮毛书,烟煤败黑,微有字形。稍就灯间读之,读未数首,不觉惊跃,忽呼石篑:“《阙编》何人作者?今耶?古耶?”石篑曰:“此余乡先辈徐天池先生书也。先生名渭,字文长,嘉、隆间人,前五六年方卒。今卷轴题额上有田水月者,即其人也。”余始悟前后所疑,皆即文长一人。又当诗道荒秽之时,获此奇秘,如魇得醒。两人跃起,灯影下,读复叫,叫复读,僮仆睡者皆惊起。余自是或向人,或作书,皆首称文长先生。有来看余者,即出诗与之读。一时名公巨匠,浸浸知向慕云。文长为山阴秀才,大试辄不利,豪荡不羁。总督胡梅林公知之,聘为幕客。文长与胡公约:“若欲客某者,当具宾礼,非时辄得出入。”胡公皆许之。文长乃葛衣乌巾,长揖就坐,纵谈天下事,旁若无人。胡公大喜。是时公督数边兵,威振东南,介胄之士,膝语蛇行,不敢举头;而文长以部下一诸生傲之,信心而行,恣臆谈谑,了无忌惮。会得白鹿,属文长代作表。表上,永陵喜甚。公以是益重之,一切疏记,皆出其手。文长自负才略,好奇计,谈兵多中。凡公所以饵汪、徐诸虏者,皆密相议然后行。尝饮一酒楼,有数健儿亦饮其下,不肯留钱。文长密以数字驰公,公立命缚健儿至麾下,皆斩之,一军股栗。有沙门负资而秽,酒间偶言于公,公后以他事杖杀之。其信任多此类。胡公既怜文长之才,哀其数困,时方省试,凡入帘者,公密属曰:“徐子,天下才,若在本房,幸勿脱失。”皆曰:“如命。”一知县以他羁后至,至期方谒公,偶忘属,卷适在其房,遂不偶。文长既已不得志于有司,遂乃放浪曲糵,恣情山水,走齐、鲁、燕、赵之地,穷览朔漠。其所见山奔海立,沙起云行,风鸣树偃,幽谷大都,人物鱼鸟,一切可惊可愕之状,一一皆达之于诗。其胸中又有一段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故其为诗,如嗔如笑,如水鸣峡,如种出土,如寡妇之夜哭,羁人之寒起。当其放意,平畴千里;偶尔幽峭,鬼语秋坟。文长眼空千古,独立一时。当时所谓达官贵人、骚士墨客,文长皆叱而奴之,耻不与交,故其名不出于越。悲夫! 一日,饮其乡大夫家。乡大夫指筵上一小物求赋,阴令童仆续纸丈余进,欲以苦之。文长援笔立成,竟满其纸,气韵遒逸,物无遁情,一座大惊。文长喜作书,笔意奔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余不能书,而谬谓文长书决当在王雅宜、文征仲之上。不论书法,而论书神:先生者,诚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也。间以其余,旁溢为花草竹石,皆超逸有致。卒以疑杀其继室,下狱论死。张阳和力解,乃得出。既出,倔强如初。晚年愤益深,佯狂益甚。显者至门,皆拒不纳。当道官至,求一字不可得。时携钱至酒肆,呼下隶与饮。或自持斧击破其头,血流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或槌其囊,或以利锥锥其两耳,深入寸余,竟不得死。石篑言:晚岁诗文益奇,无刻本,集藏于家。予所见者,《徐文长集》、《阙编》二种而已。然文长竟以不得志于时,抱愤而卒。石公曰:先生数奇不已,遂为狂疾;狂疾不已,遂为囹圄。古今文人,牢骚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虽然,胡公间世豪杰,永陵英主,幕中礼数异等,是胡公知有先生矣;表上,人主悦,是人主知有先生矣。独身未贵耳。先生诗文崛起,一扫近代芜秽之习,百世而下,自有定论,胡为不遇哉?梅客生尝寄余书曰:“文长吾老友,病奇于人,人奇于诗,诗奇于字,字奇于文,文奇于画。”余谓文长无之而不奇者也。无之而不奇,斯无之而不奇也哉!悲夫!

  山月斜临帐, 山风细拂裳。 萧萧碧烟静, 炯炯白间凉。 境寂万缘息, 心灰千虑亡。 无端催曙鸟, 底事厌宵长。

  道州城西百余步,有小溪。南流数十步,合营溪。水抵两岸,悉皆怪石,欹嵌盘曲,不可名状。清流触石,洄悬激注;佳木异竹,垂阴相荫。此溪若在山野之上,则宜逸民退士之所游处;在人间,则可为都邑之胜境,静者之林亭。而置州以来,无人赏爱;徘徊溪上,为之怅然。乃疏凿芜秽,俾为亭宇;植松与桂,兼之香草,以裨形胜。为溪在州右,遂命之曰右溪。刻铭石上,彰示来者。

  喜游蛟井寺, 复见炎州竹。 杳霭万丈间, 啸风清独速。 江南正霜霰, 吐秀弄颛顼。 似瑞惊坚贞, 如魔试金粟。 笋非孝子泣, 文异湘灵哭。 金碧谁与邻, 萧森自成族。 新闻赤帝种, 子落毛人谷。 远祖赐鹪鹏, 遗芳遍南陆。 对烟苏麻丑, 夹涧筼筜伏。 美誉动丹青, 瑰姿艳秦蜀。 因缘鹿苑识, 想像蛇丘劚。 几叶别黄茅, 何年依白足。 龙树蛰一花, 砌瑶扫云屋。 色静曼仙花, 名高给孤独。 青葱太子树, 洒落观音目。 法雨每沾濡, 玉毫时照烛。 离居鸾节变, 住冷金颜缩。 岂念葛陂荣, 幸无祖父辱。 光摇水精串, 影送莲花轴。 江鹜日相寻, 野鹗时寄宿。 幽香入茶灶, 静翠直棋局。 肯羡垣上蒿, 自多篱下菊。 从来道生一, 况伴龟藏六。 栖托讵星回, 檀栾已云矗。 霞杯传缥叶, 羽管吹紫玉。 久绝钓竿歌, 聊裁竹枝曲。 愧生黄金地, 千秋为师绿。

  云山有意, 轩裳无计, 被西风吹断功名泪。 去来兮, 再休提! 青山尽解招人醉, 得失到头皆物理。 得, 他命里;失, 咱命里。

  华月当秋满, 朝英假兴同。 净林新霁入, 规院小凉通。 碎影行筵里, 摇花落酒中。 消宵凝爽意, 并此助文雄。

  先生名利比尘灰, 绿竹青松手自栽。 拟把一竿盘石上, 幅巾闲过峡山来。 清时通退一何忙, 抚志山西汉仲长。 静觉眼根无俗物, 翛然一室香。 隐德家声累世闻, 考盘幽涧作闲人。 夭红过眼随荣谢, 菊秀兰香自占春。 种竹淇园远致君, 生平孤节负辛勤。 需贤侧席非无意, 地远言轻岂易闻。

  野寺荒台饯客游,江湖城郭暂消忧。危檐独趁翩翩燕,细浦双行宛宛鸥。人世举杯俱胜迹,风林长夏有清秋。情来不用重翘首,西北浮云是帝州。

六会彩精选资料区 |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 大众六含网精选资料区 | 二四六118精选资料图库 |

Power by DedeCms